当前位置:华夏康复网社会终于尘埃落定!加多宝与中粮和解,加多宝赔2.3亿和773万元利息
终于尘埃落定!加多宝与中粮和解,加多宝赔2.3亿和773万元利息
2022-09-30

加多宝近几年深陷与王老吉的红罐与商标纠纷之中,损失惨重。加多宝不仅被王老吉抢走了全世界很大一部分凉茶市场,并且它还陷入停产、裁员危机。就连加多宝的上市之路,也因此遭遇重重阻碍。

历时一年多,几经波折的中粮包装与加多宝仲裁事件,终于以加多宝赔2.3亿元,与中粮达成和解而尘埃落定。

2019年11月15日,中粮包装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,14日收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出具的《部分仲裁裁决书》。

这份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于2019年10月31日出具的裁决书确认:加多宝旗下企业王老吉公司申请终止增资协议无效,须根据增资协议,完成加多宝商标注入清远加多宝的相关手续,同时须立即赔偿中粮包装2.3亿元,并支付利息773万元。

中粮包装称,在收到上述仲裁裁决后,已和加多宝集团进行有效沟通。加多宝方面称,中粮包装是多年的战略合作伙伴,双方将继续合作,共同推动加多宝集团成功上市。

在2017年至2019年间,经历多次“分分合合”的利益博弈,曾经团结一致的两大盟友加多宝与中粮集团之间,终于以加多宝赔2.3亿元为条件,正式达成“和解”,加多宝与中粮集团双方携手共谋加多宝上市之路。

2014年,广药集团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控告加多宝于2010年5月至2012年5月期间侵犯王老吉商标权,要求判令加多宝赔偿给王老吉带来的经济损失。

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,加多宝方面官司打输了,共需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和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4.4亿元。

2019年7月,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书认定,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(2014)粤高法民三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,本案发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。

最高人民法院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,这对于加多宝集团来说,意味着原本需要赔偿广药集团的14.4亿多元人民币,又有了新的变数。

加多宝与中粮包装的合作关系建立已久,作为供应链的上下游,二者曾经是长期并肩作战的盟友,中粮包装甚至一度被加多宝集团总裁李春林形容为加多宝的“血液”。

加多宝集团的2017年,是麻烦不断的一年,诸如工厂裁员、停产等负面消息,像一团久久不散的阴云,笼罩着加多宝这个曾经创造过诸多传奇的凉茶龙头企业。

加多宝与王老吉的五年“红罐之争”,以加多宝与王老吉“共享红罐”而结束尘埃落定。凉茶行业市场份额也被王老吉不断蚕食,长期以来的“价格战”,也让加多宝集团为此不堪重负。

2017年10月,处于焦头烂额状态之下的加多宝,与中粮包装一拍即合,决定展开深度合作。中粮包装对清远加多宝草本增资20亿元,成为持股30.58%的第二大股东。

2018年7月6日,中粮包装称,加多宝旗下的王老吉公司,未按照约定提供商标,中粮包装与加多宝“翻脸”,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对香港王老吉公司提出仲裁申请,中粮包装与加多宝方面矛盾正式爆发。

从2018年二季度开始,在凉茶销售旺季来临前,中粮包装中止了对加多宝的供罐,对加多宝来说无疑是一个致命打击。

李春林于2018年3月临危受命,出任加多宝总裁一职,开始了推动加多宝上市的改革,并将战略目标定为“二次创业,开源节流,整合优势资源,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”。

李春林从2018年9月到10月中旬,多次拜访经销商、银行、供应商,和他们打“交情牌”。同时加多宝有计划地退出价格战,并通过打造新产品,恢复良性竞争,谋求利润。

经过几个月的调整,加多宝慢慢回稳。加多宝在财务方面得到喘息后,便想要回购股份。

2019年1月1日王金昌的入局加多宝集团,7月24日加多宝进行了高管更换,靳纪川和徐伟分别被任命为加多宝集团的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运营官。

经过了一年多的博弈,双方最终在11月15日,随着仲裁结果的公布迎来了“和解”,达到“利益平衡”。

经过这次仲裁,中粮包装要求赔偿2.3亿元,是为了加快王老吉公司把加多宝商标注入清远加多宝的速度,这样中粮包装将稳固在加多宝内部的股权。从另一个角度而言,这也有助于加多宝的上市进程。